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民盟 >> 思想园地 >> 盟史拾零
信仰的味道是甜的
——沪杭婺追寻《共产党宣言》中文首译者陈望道足迹
2016/06/23 来源:

义乌分水塘村,被大峰山、黄山岭裹挟,呈带状静落山脚。村内一口水塘,一半流向义乌,一半淌入浦江。

百年来,村里的人,也像这塘水一般,一些世代留下久居于此,一些却沿着曲折山路卷入历史的滔滔洪流,激起令人澎湃的信仰浪花。

陈望道,就是来自分水塘村的一涧清流,在民族彷徨之际,高高擎起马克思主义旗帜,同信仰一并汇入真理、民主、科学、进步的潮流。

他翻译了第一本中文全译本《共产党宣言》,随后参与创立中国共产党,一生坚定信仰,身体力行诠释“信仰的味道是甜的、信仰的力量是伟大的”真谛。

“墨汁为什么那样甜?因为,那是信仰的味道。”92岁的老党员、分水塘村村民陈明奶一次次向年轻党员们讲起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时,拿墨汁当红糖的故事。

6月,在建党95周年前夕,记者从杭州出发,到义乌、上海,探访其家属子嗣,追寻、触摸、感受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之一陈望道信仰的温度。

杭州“一师”旧址

少年游学坚定信仰

6月的江南,记者踏入杭州高级中学校园内,走进“贡院”旧址,在杭高前身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旧址前伫立。民国时期砖木结构的二层教学楼,似乎诉说着百年前风云激荡的岁月。

这里,是陈望道留学日本归国后的第一个“战场”。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陈望道结束了4年半的日本求学生涯,于6月初回国任教。怀抱“实业救国”志向的陈望道,在留洋时结识了河上肇等日本最早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接触了马克思主义的日文译著和文章。在这里,他与夏丏尊、刘大白等教师发起国文改革,提倡思想解放,选用鲁迅《狂人日记》作为教材,强烈抨击旧文化;同时,主编校刊《校友会十日刊》,支持学生施存统、宣中华创办《浙江新潮》刊物,两刊遂成“五四运动”时期浙江传播新思潮的主阵地。

新旧文化、势力、制度的较量,让改革步履维艰。在《浙江新潮》第二期,施存统发表《非孝》一文,强烈抨击封建纲常伦理。反动当局将其视为洪水猛兽,责令校方查办施存统、陈望道等,引起当时校长经亨颐等师生反对,从而爆发著名的“一师风潮”。“一师风潮”虽然在京沪等地声援下取得一定胜利,可陈望道却被迫离开学校。

“从一师的教学楼里走出来,陈望道意识到,必须要对旧制度进行根本的改革,必须有一个更高的辨别准绳。这个准绳是什么,便是马克思主义。”中共义乌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建鹏说。

义乌分水塘村

墨汁当糖品味信仰

顺着义乌市区一路往西,穿越丘陵,盘了不知几个弯,才到达分水塘村。

主动请缨担任陈望道故居讲解员的,是村中务农妇女陈华仙,她非常熟稔陈望道的故事。记者跟随陈华仙走遍陈家大宅,出宅门走几步到一处旧址前,“就是在这间当时的柴房内,陈望道翻译出了第一本中文全译本《共产党宣言》。”

原来,就在陈望道不知何去何从时,接到《民国日报》邵力子先生的来信,得知《星期评论》主编戴季陶请他翻译《共产党宣言》的消息,并收到戴季陶从日本带回的日文版《共产党宣言》和陈独秀托李大钊从北大图书馆借出的英文版《共产党宣言》。精通日语、英语,汉语功底扎实,具有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的陈望道,义不容辞地担起了翻译《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的重任。1920年农历春节前,陈望道回到分水塘村。

红糖蘸粽子是义乌春节传统食物。一日,母亲张翠姐送完餐后,在屋外喊:“红糖够不够,要不要我再给你添些?”正忙着翻译的陈望道应声答道:“够甜,够甜了!”谁知,当母亲进来收拾碗筷时,却发现陈望道的嘴角满是墨汁,红糖一点儿没动。母子二人相视大笑。陈望道粽子蘸墨汁还连声说甜的“糗事”,让信仰有了滋味。

历时两个月,1920年4月底,陈望道完成了《共产党宣言》的翻译工作。5月,陈望道将《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稿带至上海,交由陈独秀和李汉俊校阅,并于8月在上海印刷出版。随后平民书社、上海书店、国光书店等相继出版,到1926年5月已刊印17版。

上海复旦大学

身体力行恪守信仰

从义乌坐高铁到上海仅需一个半小时。在上海,记者顺着先生信仰之路,经过陈望道曾经生活过的四川北路街区、庐山村17号旧址,走进鲁迅纪念馆陈望道专库,踏入复旦大学。

约访陈望道儿子陈振新是在复旦大学校园内,这位近80岁的老人不辞辛劳地带着记者辗转于校史馆、复旦大学陈望道旧居,讲述一位马克思主义实践者在上海近半个世纪的跌宕人生。

陈振新说,父亲自始至终是马克思主义的“信徒”。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后来到上海,参与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又通过组织工会和出版刊物,对工人和青年进行马克思主义宣传。他曾一手发起组织机器工会、印刷工会,使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紧密结合;他在党创办的外国语学社讲授《共产党宣言》,刘少奇等一批后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是学员;同时,他改革《新青年》,编辑《民国日报》副刊《觉悟》,巩固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舆论阵地。

不管在复旦哪个角落,陈振新都能感受到父亲的气息。1952年,在陈望道任新中国首任复旦大学校长后,他就这么每天穿梭在校园当中,关心着师生,甚至图书馆里一盏坏了的灯泡。“刚才我们走过的校门,是父亲在复旦大学成立60周年时,从自己稿酬中取出一万元修建而成的。”

陈振新说,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根植在陈望道的血脉中。“每年9月开学典礼,时任校长的父亲致辞时,多次对学生说,马克思主义就是一种科学,而且是一种极其重要的科学,是一切科学的科学、一切工作的科学,对于一切科学、一切工作都有指南的作用,它能帮助我们高瞻远瞩,勇往直前。”在毕业季,给毕业生的题词中,陈望道也是语重心长地写下:到祖国所最需要的地方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叶蓁蓁,木欣欣,碧梧万枝新。”追望先生的一生,那些生命中灿若辰星的闪光点,就着信仰的力量,一脉相承,塑造起越来越丰盈的人生。

(转自2016年6月22日《浙江日报》)

注:陈望道先生于1951年加入民盟,曾任民盟上海市委主委、民盟中央副主席。

浙江民盟
专 栏
下载专区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浙江省委员会
地址:中国杭州市省府路5号楼民盟浙江省委 邮编:310025 联系电话:0571-87053912
浙ICP备 05000315号
技术支持: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电话:0571-85310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