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民盟 >> 思想园地 >> 盟史拾零
结缘民盟:从这里开始
——记与民盟省委会田志伟副主委的一次短暂交谈的往事
2016/07/28 来源:

民盟省委会汪传凯秘书长给我发来一条内容为“田志伟先生入盟60周年座谈会”的微信,看到老先生对着话筒发言的照片,不由地让我想起1992年3月在省人代会期间召开的“科教座谈会”上与田志伟先生的一次短暂交流的往事。

我曾是省人大七届、八届代表。好像是从省七届人大二次会议(即1989年)开始,一年一度的“两会”期间,都会安排一个由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一起参加的“科教座谈会”。在丽水代表团,我是唯一的来自基础教育界的代表,所以每年省“两会”期间的“科教座谈会”,代表团都让我去参加。因为每次“科教座谈会”参会的代表、委员一般都有五六十人,虽然主持人都会要求每人的发言不要超过五分钟,实际上一发言都会超过这个时间(到后来为能让更多的代表、委员发言,采取到时间了主持人就敲铃的办法),而有机会发言的也就20多人,所以,你要发言就得抢话筒。那时候,我年轻,有激情,履职责任感也很强,觉得既为人大代表,就有责任为山区教育、为欠发达地区的教育发出声音,以期获得省委省政府更大的关注更多的支持,所以,每年参加这个座谈会,我都非常积极地去抢话筒,而且每次都能抢到话筒。

1992年的“两会”期间的“科教座谈会”,我查了记事本,是在3月7日召开的。会上我以“关注山区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存在问题”为题,作了个我自己觉得是有激情也有说服力的发言,自我感觉我的发言引起了不少与会者的共鸣。待我发言一完毕,记者就来要我的发言稿(其实只是一个发言提纲)。记者走后,后排有人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讲得好!”我转身看,是一位老先生,我说:“谢谢!”然后看他的桌签写着“田志伟”三个字,我不认识他,心里猜测,他大概是杭州的哪所大学的教授吧——后来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

“科教座谈会”在主持人(我记得那次座谈会的主持人是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启东先生)总结声中结束了。当我起身准备离开会场时,后排的田志伟先生对我说:“小刘,我有几句话跟你说”,我说“好的”。然后我们来到会场门口的一边。站在我面前的田先生估模60多岁,个子不高,平易,儒雅,宽厚,很有亲和力。他微笑着对我说:“我是杭州大学的……”,我赶紧伸手去握“田教授,您好!我是……”,他没等我说完,就说:“我知道。你的情况,丽水的项剑萍校长已向我们介绍过。我们觉得你年轻,上进心强,有能力,刚才会上的发言,反映很好”,听着这赞扬的话,脸上不由地发起热来。田教授大概看出我的表情,马上转到主题上来,他说:“是这样的,我是民盟的,项剑萍是民盟丽水市委会的副主委,我们都希望你能够加入民盟组织”,顿了顿,他继续说:“庆元是没有民盟组织的,你若有意加入,我们可以作为一个特例,即加入之后参加丽水的民盟支部活动”,田教授一边说,一边观察我,缓了缓,他又说:“当然,你不必现在回答我,可以慢慢考虑,待考虑好了,再跟项剑萍校长联系——今天找你谈,就这件事”。在田教授说话时,我一边认真地听着,一边脑子也在转着,思忖着如何回答田教授。说实话,加入民盟这一话题,很突兀,没有一点思想准备,面对着田教授的殷殷期待,我不知该怎么说,好在田教授适时地给了我一个台阶,让我不必马上答应,于是我就说:“谢谢田教授的关心,谢谢民盟的关心!回去之后我会认真考虑的。”这时,已有人催促上车,宾馆接送的车子马上就要出发,于是,田教授与我的交谈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在车上,一脑子都是“民盟”这个概念。坦率地说,当时的我,对民盟这一党派组织真的不甚了了。虽然中学、大学时代都学过中共党史,学过中国近现代史,但其中有关民主党派方面包括民盟的知识确实没有留下多少印象。中学语文教材里有闻一多的名篇《最后一次演讲》,我也教过,知道闻一多先生是民盟的先驱,但对闻一多先生背后的民盟这一党派组织确实没有去深究过——现在想起来,实在惭愧得很。与田教授这次短暂交谈之后,丽水三中的项剑萍校长在调离丽水前也与我有过一次很随意的交谈,当时与我还未曾谋面的民盟丽水市委会副主委、丽水中学郭遵天老师还先后热忱地给我来过两封信,具体介绍了丽水民盟的一些情况,动员我加入民盟组织——虽然,由于种种原因直到2001年我才加入民盟,但我与民盟结缘,则是从与田教授短暂交谈的那一刻开始。

浙江民盟
专 栏
下载专区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浙江省委员会
地址:中国杭州市省府路5号楼民盟浙江省委 邮编:310025 联系电话:0571-87053912
浙ICP备 05000315号
技术支持: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电话:0571-85310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