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民盟 >> 思想园地 >> 盟史拾零
胡愈之牵头出版《西行漫记》
2016/12/13 来源:

 胡愈之先生是绍兴市上虞区丰惠镇人,1922年初参加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后参加上海文化界救亡运动,为救国会发起人之一。抗战胜利后,在海外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光明日报》总编辑,新中国首任国家出版总署署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代主席等职。他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组织编译出版了美国著名记者斯诺的《西行漫记》,这部书较早向国人介绍了红军长征和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的情况,为宣扬中国革命作出了贡献。

1928年,埃德加·斯诺怀揣母校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教务长的介绍信,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上海,成为英文周刊《密勒氏评论报》主编鲍威尔的助手。后来,他又任美国《芝加哥论坛报》和“统一报业协会”驻东南亚的记者,从此便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时中国战乱不断。在上海,斯诺有幸见到了宋庆龄和鲁迅先生,引发了他对记录中国人民苦难与向往的责任感。在这期间,身为多家西方报社战地记者的斯诺足迹踏遍中国大江南北,上前线积极进行采访,通过大量通讯报道,向世界反映了中国民生凋敝的现状和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的斗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斯诺采写并出版的通讯集《远东战线》,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宣扬的所谓“大东亚共荣”的骗局和在华残暴烧杀抢的真相。
1936年6月,在宋庆龄、张学良的大力帮助下,斯诺冲破了国民党军队和特务的层层封锁,秘密进入陕北革命根据地延安,对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中共领导人及红军将士、延安的群众作了4个多月的采访,成为第一位采访延安的外国记者。在延安,他还将亲眼见到的“一二·九”运动实况讲给毛泽东听,并同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结为朋友。

1937年,斯诺将他在延安的采访记录整理成集,取名为《红星照耀中国》,于同年10月在英国伦敦戈兰茨公司出版。在第一章和第五章等处均有介绍红军长征的内容。斯诺此书的原名是《redstar in china》,因排字工人将in错排为over,斯诺觉得错得好,英文版正式书名就将错就错,译成中文是《红星照耀中国》。该书发行后,一时轰动了世界。西方舆论高度评价说:“此书对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发现和描述,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是震惊世界的成就。”

同为美国来华记者的斯诺夫人海伦·斯诺,也于1937年4月冲破国民党宪兵、特务的阻挠,经西安到延安访问,采访了大量的八路军和中国共产党高级领导人,写出了《红区内幕》(《续西行漫记》)《中共杂记》等书,为宣传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的解放事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西方的读者都看到了《红星照耀中国》,而中国读者却仅有极少数人听说有此书而已。1937年11月,斯诺来到上海,郑重将英国伦敦戈兰茨公司刚寄来的英文版《红星照耀中国》样书赠送给胡愈之,并希望能将此书介绍给中国读者。

胡愈之对此书已有所闻,只是没有看到具体内容,收到斯诺这一“特殊礼物”后如获至宝,在回家的车上他就开始阅读起来,回到办公室后更是关上门、放下手头的重要工作迅速阅读这本书。书一看完,他立即萌生了将此书译成中文出版的想法,使中国民众对中共领导下的那块“红色土地”有一个真实而全面的了解。他随即四处奔走,联络了11位文化教育界的救亡志士,共同商量出版此书。胡愈之在座谈会上对他们说:“国民党封锁苏区,污蔑共产党,使大众不了解共产党、长征、红军、苏区。现在国共合作抗日,如果这本书能在上海出版,可以让民众了解真正的共产党和红军长征等内容。”

当时,国民党对出版中共情况内容的红色书籍查得很严,轻则停业整顿、罚以巨款,重则抓人坐牢和出版社关门,所以没有一家出版社敢公开出版此书。大家商量,还是自己办个出版社,社名叫“复社”,社址就设在胡愈之家里。编辑成员有胡愈之、郑振铎、许广平、张宗麟、周建人、王任叔等十多人,由张宗麟任总经理。为了防止万一,书名没有用《红星照耀中国》的原名,而是采用了比较含蓄的书名:《西行漫记》。

胡愈之先生等在翻译《红星照耀中国》一书时,因不知斯诺还有“施乐”的中文名字,而按中国人习惯性的英文翻译方式,将其名译为“斯诺”(由于《西行漫记》在中国出版后影响很大,所以他又获得“斯诺”这个新的中文名,并一直沿用至今)。

为了抢时间,胡愈之把原书拆开让十多个人同时翻译。全书12章30万字,不到1个月就翻译完毕。可是还没有印书的经费,怎么办?胡愈之就想了两个办法:一是参与成员每人捐几十元,二是向读者发预约券。每本书定价2.5元,如果用预约券购买,只需1元,这样可以先解决一部分出版经费。

上海沦陷前夕,商务印书馆就搬迁走了,很多印刷工人失了业,胡愈之便四处寻找熟悉排印的工人帮忙。在艰难的环境中,不到两个月就完成了翻译、印刷、出版全部工序,中文版《西行漫记》还增加了英文版没有的一些照片。当斯诺拿到中文版的《西行漫记》后激动地说:“从字面上讲这本书是我写的,可这些故事却是中国革命者所创造。”

1938年3月《西行漫记》第一版印了2000册,书很快售完。第二版、第三版,不到一年就印了四版。仅几个月就轰动海内外,在香港和海外华人集中的地方,出了无数重印本和翻印本,发行量高达8万多册。

《西行漫记》与《红星照耀中国》出版发行,让更多的中国人和外国人看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和参加长征的红军将士的真正形象,也看到了新中国的未来。在此后的几十年间更是成为许多国家的畅销书,成了研究中国问题的首要通俗读物。此书后来还翻译成俄、法、西班牙等近20种文字,在全球有亿万读者。

国内有一批进步青年读了这本书,十分向往延安。在杭州出生的华君武23岁时正在上海的一家银行里做小职员,他以前曾听到过或从报刊上看到过不少诬蔑共产党的谣言,后来看了《西行漫记》才恍然大悟。他说:“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延安的一切令我神往。”1938年夏天,华君武瞒着母亲,只身投奔延安。1950年他进入《人民日报》工作,历任《人民日报》美术组长、文艺部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等职务。

1986年1月16日,胡愈之在北京逝世,享年89岁。胡愈之一生集记者、编辑、作家、翻译家、出版家于一身,学识渊博,是新闻出版界少有的“全才”。

(摘自2016年12月10日《联谊报》)

浙江民盟
专 栏
下载专区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同盟浙江省委员会
地址:中国杭州市省府路5号楼民盟浙江省委 邮编:310025 联系电话:0571-87053912
浙ICP备 05000315号
技术支持: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电话:0571-85310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