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盟员动态 >> 正文
髓缘千里牵 护爱万里程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和护送的志愿者
2017年10月31日 9:53:25 作者:张剑 编辑:沈伟锋  字体:

初秋的子夜,萧山国际机场已经空空荡荡,行色匆匆的旅人都掩饰不住困倦的眼神,迎面吹来江南刚起的秋风,而我此刻却还在回忆那一幕幕的往事。

我发现每一个城市都深深的包含热情,不单单是在航班或者高铁中的工作人员的帮助,一路上周边旅客的询问和赞扬的眼神,所到夜幕中的每个城市的车喧人梭,傍晚拥堵的道路上给接机救护车让路的车辆,除了在地铁、路上中被关注的目光如同探测仪一样被扫描了几次,其实我就是这个城市规律中的一个简单音符,每次背着装着生命火种的保温箱踏进医院的大门,我都会压抑而又神情凝重,因为我们每次的出现,就代表着一个生命火种的重燃,也给那些即将失去希望的患者重新点燃希望的火苗。

有过被喜极而泣患者家属紧紧拥抱的经历,也有过被医院陌不相识的患者用眼神和拇指表达他们对你的敬佩之眼神的定格,有过同行旅客一句简单的你辛苦了的赞扬回绕,总之,这个世界在被爱所慢慢融化,或许我们这点付出已然不再重要,一路给无数的航空客服,机组人员,同机(车)旅客讲解造血干细胞的知识,安全,速度,圆满的完成一次次跨越,与时间赛跑,正是我们这些护送员的职责和担当。

一个山区农民卖掉家里的耕牛,借遍了所有亲戚朋友给正读高中的独生孩子看病,是生命之火让这位淳朴的父亲又露出了希望的微笑,从不喝酒的非要拉我去陪他一起喝一瓶啤酒,我安静的听老人讲他家里的故事,虽然方言我很多不能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老人的眼神告诉我,从此,一个家再也没有破缺,我陪他笑,陪他流泪,一瓶啤酒喝了半天,告别时,老人拿出一个水晶做的奖杯让我带给捐献者,一个普通的水晶杯,刻着“中国好人”,那夜无眠,在这个老人眼里,你就是他带给他全家希望的好人,而我就是此时一个历史的见证者,虽然是短暂的,但是对于这个家却是永恒的将来。当造血干细胞悬液慢慢输入孩子的体内,父亲额头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眼中我看到了他对未来的憧憬和满满的幸福。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妻子,一个家庭的支柱在无菌舱里向我举起了手,看着我向他举起装载生命的箱子,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泪花在缓缓的流下,我已经习惯了家属和我反复的讲他们的故事和经历,因为此刻他们想说的话一直无法用语言来阐述,因为,此时的你,可以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步出楼层电梯,我就被家属紧紧的包围了,如同我是调皮的孩子老是乱跑,这次被家长紧紧的管束一般,生怕我会突然消失,眼神紧紧盯着我背着的箱子,当我在医生面前取出造干悬液进行交接的时候,更是那种迫不及待的神情,告别的时候,我的手被二双粗糙的手紧紧的握住,许久没有一句话,我懂得,这个便是最好的语言。

需要移植的孩子是痛苦的,他们承受着病魔的折磨还有家人的痛苦,能配对成功的患者是幸运的,因为有了另一半的无私给予,让无数的家庭又能够完整的幸福下去,每次看到无菌仓里等待移植手术的孩子,看到病房里幼稚的孩子问母亲:我会好起来么,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学的时候。我只想说:让更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队伍,让更多的无望变成希望,让更多的家庭不再有缺失,让更多的眼泪变成喜悦。当7岁的孩子查出先天性免疫缺失,父亲心理刹那间崩溃,到处求医,辗转京沪,几经绝望,前几例的高分辨失败更是如雪加霜,父亲甚至都不敢正视自己孩子天真的目光,正是最后一个完美十点位供者的出现,让这个年轻的家庭又看到了春天的来临,相信世间大爱的真谛。

每次捐献会有一个故事,每个护送会有一个故事,有喜有泪,有悲有喜,相信我的队友都也有无数感动的故事,走在病区的走廊,我都在脑海里潜意识的勾画出我另一半的样子,虽然是模糊的影子,但我相信他现在是健康的、快乐的、幸福的生活着。

走出萧山机场,繁星满天,我满脸泪痕,望星遥祝,孩子,你在远方可好?

作者信息:张剑,男,民盟桐乡市基层委员会盟员,桐乡市桐安减防灾应急救援中心主任、救援大队副大队长,浙江省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服务队成员,曾获中华骨髓库五星级志愿者、浙江省红十字十佳公益之星、浙江省红十字会奉献服务奖、嘉兴好人榜上榜好人、桐乡市第三届道德模范、最美桐乡人等荣誉称号。2009年9月12日加入中华骨髓库,成为首批志愿者之一;2014年5月13日,张剑为配对成功的云南籍9岁白血病患儿捐献了140ml造血干细胞悬液,成为了全国第4170位、浙江省第179位造血干细胞捐献者,本文末尾的“我另一半”即指这个孩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