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盟员动态 >> 正文
九年三折桂 余郎今又来
——杭州盟员、编剧余青峰摘得中国戏剧文学最高奖
2017年5月24日 17:28:12 作者:浙江日报记者刘慧 编辑:系统管理员  字体:

余青峰、屈曌洁夫妇

5月22日晚,第六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在广州大剧院揭晓。来自杭州的青年编剧余青峰、屈曌洁夫妇,凭借戏曲剧本《大清贤相》荣获第六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余青峰也成为该奖设立以来首位三次摘得桂冠的剧作家。

“我的3个曹禺剧本奖都是来到杭州以后拿的,杭州是我的福地。”余青峰对杭州这个第二故乡有着别样的感情,“我想再为杭州写部戏。”

三度获曹奖

余青峰是杭州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直属单位杭州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一级编剧。2006年,原籍福建的他作为特殊人才引进,来到杭州定居、工作。

来杭之前,这位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一直过着“戏剧流浪汉”的生活。在杭州,生活稳定下来后,他很快迎来创作高峰,接连推出《赵氏孤儿》《大道行吟》《李清照》《天下第一疏》《我的娘姨我的娘》等戏剧作品。这些作品被搬上舞台后,几乎每一部都获得过国家级大奖。他本人也荣获杭州市文艺突出贡献奖、杭州文艺桂花奖艺术贡献奖、杭州市劳动模范等称号。

2008年,他凭借《赵氏孤儿》剧本获得曹禺剧本奖,2014年他的《青藤狂歌》剧本再获曹禺剧本奖。今年,他和夫人屈曌洁凭《大清贤相》剧本获奖,他本人也成为“三度曹”。本次评选共有5部剧本获奖,是从50部剧本中脱颖而出的。

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创办于1980年,由中国文联、中国剧协颁发,是我国唯一的全国性戏剧文学最高奖。今年是全国文艺评奖改革后首次评奖,时间从原来的两年一评延长到3年,奖项从8个压缩到5个。时间长、数量少、竞争激烈,奖项的含金量自然也高。所以,即使是第三次获奖的余青峰也显得有些激动和惊讶:“那天接到通知的时候,就觉得许许多多的夜晚没有白熬。”

两个痴迷人

《大清贤相》剧本脱胎于大家熟悉的历史故事六尺巷的传说。

安徽桐城原来没有六尺巷。清代康熙年间,当地的张家和吴家,为一块宅基地争来吵去。后来张家就给在朝中当宰相的张英写了一封告状信。张英写了四句打油诗回来:“千里传书只为墙,让人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家人见信后一合计,确实也只有“让”这一办法,于是将垣墙拆让三尺。吴家感动,也把围墙向后退三尺。两家之间空出一条巷子,正好六尺宽。

一开始,当安徽有关方面找到余青峰时,他颇不以为然:“写来写去就是两家吵架,为一块地皮争来争去,我们觉得没新意,更何况当地有一出黄梅戏就叫《六尺巷》。”

余青峰和屈曌洁都摇头,不好写啊。但在对方的一再要求下,夫妇二人认为,要找到与众不同的切入点才可以写,“否则写出来也没有价值。”那就查资料,找亮点。在翻阅诸多资料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不一样的切入点——六尺巷故事男主角张英的儿子张廷玉,历经康雍乾三代的三朝元老。

夫妻俩的答案来了——写。

余青峰琢磨着,遇事让,处处让,不行,得写不让,“张廷玉曾经是吏部侍郎,按现在的说法是抓廉政工作的,很多地方他可以让,但在歪风邪气面前坚决不让。所以我们最后就写这样一个高风亮节的三朝老臣的‘让’和‘不让’。”

《大清贤相》剧本不过1.2万字,对每天写万字填坑的网络作家来说,太容易。

但这1.2万字,余青峰和屈曌洁写了一年多,改了9稿,是一个字一个字琢磨出来的。

“经常是一个晚上才写几句唱词。把不该出现的去掉,只留最需要的。”戏曲编剧是最难的,好在有两个人一块聊、一块找资料。聊完写,写完再聊,然后再改。夫妻俩一起创作剧本,意见不同的时候也吵,最后看谁能说服谁。

创作到兴奋的时候,余青峰就把屈曌洁和丈母娘从房间里喊出来,演给她们看。“我一个人在那里演,她们听着、感受着,并提出意见,我再修改。”

一条创新路

采访中,屈曌洁向记者诉说余青峰的“不是”:他太爱跟自己较劲,简直就是个戏疯子,“别人都是小改,他经常是一半的内容都要推翻,重新来一遍。这不是给自己找事么?”

听夫人这么说,余青峰笑了:“做这种蠢事是有价值的。”价值,就体现在曹禺剧本奖上。

“除了戏剧,还能做些什么?这是我们最近常常思考的问题,却没有答案。”正如余青峰和屈曌洁在颁奖现场感言,如果离开了戏剧,又能做些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有。“倘若离开了戏剧,我们的生活必将是怅然若失。戏剧是一条通向艺术殿堂的艰难之路,也是照亮我们幸福旅程的启明灯。我们一起去采风,一起阅读,一起品茗畅聊,一起与笔下的人物同歌共舞。最后,一起走进剧场,面对观众。因为戏剧,我们成为一家人,风里雨里,不离不弃。这一回,《大清贤相》获得曹禺剧本奖,是我们相伴戏剧旅途、相守长夜孤灯后,来自上天的馈赠。”

在颁奖现场,余青峰的获奖感言中还有这么几句话:“我们在杭州安家。是杭州这座城市的天生丽质,滋润我们的创作灵感;是杭州乃至浙江文化部门的包容和大气,给我们在戏剧天空自由翱翔的动力。杭州是斑马线前车让人的典范城市,如此现代文明的礼让,与桐城六尺巷的‘让他三尺又何妨’有异曲同工之妙。”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余青峰说:“计划为杭州写部戏。”屈曌洁说:“他的计划,就是我的计划。”

(转自2017年5月23日《浙江日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