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艺海精英 >> 正文
忆与钱大礼先生的一面之缘
2018年1月4日 15:54:36 作者:邢延岭 编辑:系统管理员  字体:

在民盟华夏书画学会第六届理事会上,突然想起了钱大礼先生。

先生已经走了一年多了!

我与先生相识是在第五届理事会上。当时先生和我并不相熟,我只认识先生,先生并不认识我。还没进电梯就碰到先生,先生鲐背之年,身体硬朗,一顶红色礼帽,花格子围巾,身形略瘦,步履矫健。一个年轻人引领着先生,我们都让先生先进电梯,我们跟在后面,我顺便把给自己的一本画册给先生看,先生看看我,便是一个微笑,翻看着画册,接着就用浓重的杭州普通话赞许的说“好地!好地,画的比某某画地好(一个有名的大画家)”。对先生的赞许,我只是红着脸点头谢过。

晚间笔会,“钱老好”“钱老我的画今天要送我的啊”“还有我的”,大家都跟先生打招呼。“好的!好的!”先生一边回答一遍微笑着向大家招手。大家请先生先画,大凡笔会合作,如果为熟悉风格之人,相互照应,不熟悉者共同完成一张画,画面的构图由开笔之人掌握,然后其他画家在前者基础上,随机应变,钱先生开笔非常随意的在右下角画了一束小花草,然后说“你们来”。我们年轻的画家便各自画上去,余成老师让我也画,我便添了一丛竹子。

看似随意的几笔恰是先生精心的之处,自己并不主导画面,给晚辈留有大的发挥余地,让我对先生又增了几分敬意。

第二天早餐,又与先生相遇,先生拿餐,就坐在我身旁,我问先生睡得可好,先生诙谐幽默,打趣道:“好的好的,没有老太婆在身边,睡的香”,旋即大笑。我问先生画事。他脸色凝重,若有所思说道“那是一辈子的事奥!”又冲我笑笑“当然不能当成负担,快乐就好。”先生举重若轻的两句话道出他从艺的态度。

先生天资聪慧,继承家学,少时便得叔父钱瘦铁亲受,登堂入室,后着力果蔬,自由自在,不慕名利,自得其乐。

在杭州这片地界从来就不缺有才情的画家,诸乐三先生、吴茀之先生,陆抑非先生,江南画家的短处就是太有灵性,占了西湖水滋养,个个都是湿润的、通透的。吴昌硕知道自己的短处,拿金石气来弥补,潘天寿知道短处,用气势来弥补。大礼先生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短处,开始是在用色上探索,色墨相破,色墨互参,朴拙浑厚的颜色,他的果蔬题材的绘画让人眼前一亮。加上拙朴篆书的题款,作品浑然天成。这种探索拙朴中透着一种灵动。仿佛透着另外一种消息。

去年七月先生驾鹤西去,享年九十岁!再观先生的作品,那种自然和恬淡透着一股力量,先生的话萦绕在耳边“年轻人这是一辈子的事奥,千万别当成负担,快乐就好”我仿佛又看到先生浅浅的笑意。

我只与先生有一面之交,却终生难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