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艺海精英 >> 正文
盟员芳华 真情绽放——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盟员张聿
2018年1月5日 9:51:18 作者:李莉 编辑:沈伟锋  字体:

一句句优美的唱腔余音绕梁,一段段婉转的曲调扣人心弦。盟员张聿是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的青年演员,主攻花旦,兼演彩旦、老旦等,戏路宽广,饰演过越剧《陆游与唐琬》中的陆母、三娘,《琵琶记》中的赵五娘和《藏书之家》中的砚墨等,各类角色挑得起、拿得下,深受观众朋友的喜爱。

张聿的艺术之路,在旁人看来似乎格外顺畅。自小能歌善舞的她,读初中的时候,被省艺校派到金华招生的老师一眼选中。尽管那时她对戏曲的认知还处于懵懂,但是,年少的她期待着在舞台上一展身手,就顺理成章地进了省艺校越剧班。

进入艺校后,与来自越剧流传地区的其她学员相比,零基础的张聿遇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但是,拥有上进心的她,选定了一条路,就不怕吃苦地走下去。艺校几年,练功方面,拥有舞蹈基础的她,毫不偷懒、勤起苦练;唱腔上,她一个字、一个发音地抠,力求还原越剧的嵊州普通话口音。

辛苦的付出换得了回报,在艺校时,她就被浙江昆剧团挑中,反串出演赴日演出音乐剧《金色的凤》中的小生角色。该剧由昆曲《寻太阳》的故事改编,由省艺校、浙江京昆剧团和日本演员一起合作,用日语演唱,赴日演出。排练日语音乐剧《金色的凤》的时光,艰苦而幸福:难的是要突破行当和语言关,时间紧迫,张聿只能请日语翻译老师用中文标注发音后、背下大体的剧情,投入感情排练;幸福的是,有京昆剧团的名家合作指导,张聿在排练中吸收到了很多提升自我的养料。

艺校毕业,经过“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考验,张聿进入了浙江省乃至国内首屈一指的越剧院团——浙江省小百花越剧团。美好的年华、艺术的韶光,进入人才济济的浙江小百花后,命运给张聿带来了一系列的考验。

张聿并没有因为进入浙江小百花而沾沾自喜,籍贯浙江金华的她,在越剧口音方面处于劣势。即使在艺校学习唱腔时已付出了比常人多几倍的努力,但到了浙百后,每次演出直接面对的是对演出要求极高、火眼金睛的观众。这跟艺校时期的小规模展演大不相同,为此,每场演出之后,张聿会将戏迷的中肯意见听在耳中、记在心里,当作鞭策自己前行的动力。处在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受诗意的舞台美术、精湛的表演艺术氛围熏陶,张聿从唱腔到表演水平都在逐步提高。

在浙江小百花,每个演员能承担演主角的机会是极少的。在团里强强竞争的环境下,恰逢排演青年演员版经典剧目《五女拜寿》,团里安排张聿饰演其中的老旦角色杨夫人。要让本工吕派花旦、处于爱美年纪的小姑娘,忽然接受一个老旦的角色,张聿心中的坎儿不可谓不大。但军令如山,接到团里的任务,她还是认真地排练、尽职地演出,并向饰演老版杨夫人的徐爱武老师取经;最终,这版《五女拜寿》的演出轰动一时,还上了浙江卫视的报道。只是那一段时间,包括演出后,她都不太愿意看自己的演出剧照。

接着,团里为新入职青年演员们排了第二出大戏《汉宫怨》,张聿在其中饰演的是御医淳于衍,以彩旦应工。这时的她,对于团里的安排已经能比较坦然接受了。她积极找彩旦老师俞会珍学习,琢磨角色的人物心理,着重刻画女御医在送上“附子汤”时的胆怯与犹豫,赢得了观众的好评。

从那以后,张聿在接演各种角色的路上越走越远。明白了 “舞台上的角色不分大小”,加之她乐于钻研,渐渐就成了团里的“戏篓子”。但凡有某个角色的演员因特殊情况缺席演出,她总能爽快地接受任务、及时顶上去。

近期,浙江小百花在丽水大剧院演出,为丽水观众带来了一出如诗如画的唯美越剧《陆游与唐琬》,原本饰演卖花三娘的张聿,这次又突破自己,饰演了剧中恨儿不成钢、逼儿休妻的陆母,这已经是数不清第几次她应急顶替另一个演员的角色了。尽管是应急顶演,她对待演出的态度仍然一丝不苟,舞台上的她与另一位盟员章益清饰演的唐琬展开了恩怨纷争。只见张聿饰演的陆母婆婆对儿媳动辄施咎,与唐琬的哀怨无助形成强烈反差,两位青年演员在对戏中碰撞出艺术的火花,给现场观众带来了情感的震撼。尤其是婆婆改信、唐琬无奈改嫁的情节,更令满场观众唏嘘。时光流逝三年后,唐琬与陆游在沈园再次相遇,合唱出了一曲千古流传的《钗头凤》,才有了这一场爱情故事《陆游与唐琬》。

盟员张聿顾全大局,服从剧团的安排,并勇于挑战自己的表演潜力,每每推出新剧目,总能令观众耳目一新。让人过目难忘的是《道观情缘》中的势利随从,她利用一个眼神、一个甩鼻子的动作,演活了这一个小跟班、小衙役。在《藏书之家》中,因角色需要,偶然尝试袁派唱腔,就获听众高度认可,还为此选入了一代风华袁雪芬艺术专场,一折《凄凉辽宫月》如泣如诉,奠定了她唱袁派的基础。

盟员芳华风彩在,真情绽放名气扬。张聿专注舞台,在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这个精益求精的团队中稳步成长,为观众带来了多彩的越剧体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