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钱江文澜 >> 游记 >> 正文
古意新风礼张村
2018年2月5日 21:5:5 作者:刘晓东 编辑:系统管理员  字体:

岩头镇的礼张村是浦江县“中国书画之乡”的发祥地,有“书画第一村”的美誉,同时又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来到这样一个书情画意浓厚的村庄似乎应该来在草长莺飞的春天时,或者来在微风送凉的秋天甚至是大雪风飞的严冬,而总要避开骄阳似火的夏天吧。今年的夏天又特别燠热,我却这么没有诗情画意地在这样的夏日,大汗淋漓地来到了礼张村,文人雅趣虽或有缺,可我却感受到了礼张村夏日生意和烈日般火辣辣的村居生活。

礼张村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出村的乡村公路,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山地村落。村口就在公路旁边,下了车没走几步便到了礼张村文化礼堂。礼张村不愧是历史文化名村,礼堂十分突出文化内涵,演出台模拟旧戏台样式,但规模更大、更恢阔,面积总是普通早年农村戏台的两三倍。演出台上乐器布置完备,吹拉弹唱的器具一应俱全,仿佛随时都能给来访的游客表演一出精彩的曲目。演出台幕壁上有一幅气势恢宏的壁画,出自本村人之手,是一笔一笔在墙壁上画上去的,据说这是整个浦江最大的一幅手工壁画。

礼张村文化礼堂最吸引人眼球的要算是位于二楼的村图书馆,这确实可以算是“馆”了,而非一般村级图书室。这里的藏书总不下几千册,图书有小孩子爱看的儿童读物,还有文学名著、适合农村实用的农业用书等,当然最有特色的是图书馆藏有数量不少的书画图书,打上了礼张深刻的“书画之乡”烙印,收藏这么多的书画书籍这在其他村级藏书室是难以想象的。图书馆里的阅览室可供阅读者的座位虽然只有十来个,但布置典雅,桌、椅都是传统样式的实木家具,笔墨纸茶样样俱全,仿佛一处匠心独运、精心设计过的文人雅室,礼张人亦农亦文的耕读传承在这间小室里得以完美呈现。图书馆的另外一侧是专供读者从事绘画和书法创作的,村里的老者、小孩便是这里的常客。“家家都有书香墨,人人都会写一笔”,有着较好传统文化熏陶的老一辈礼张人当然当仁不让。我看到村民画作展览室里就有一幅本村86岁老人画的虾图,肢节清癯、刚劲富有张力,甚是活泼可爱,看画即可看出礼张老人青春不老的精气神来。

礼张人不但擅长书画,更能把自己的家乡打造得像画一样。千百年来,一辈辈礼张人在这块热土上繁衍生息,他们在创作书画艺术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居住环境打造得像传统的水墨乡居画一样。你看,这里是乡间静雅的小别墅爽圃,这里是有着几百年历史的独特二进厅、堂建制,集大成的张氏祠堂如今虽然五进只留下了一进,但看看那牛腿的雕工以及建筑构建的精美繁复,你便可以想象出曾经的精致大气。

随意走在礼张村间小巷,随手一摸不大起眼的村民房舍小窗,一位老者正好走过来,说他今年83岁了,这二层楼的小洋房他很小的时候就老早存在了。上百年前在这偏远的小村,就有这样纱窗玻璃和钢条石牖,我不敢妄猜礼张村房子的房龄了。

对礼张村丰富的历史建筑景观、浓郁的书画艺术氛围,在来礼张之前我是有充分预期的,可最让我意外的是礼张人在保有传统的同时竟也这般与时俱进,走在了新农村建设的前列。

记得在一家农户家里吃当地特产观音豆腐时,有游客把没有吃完的观音豆腐连同塑料碗一起扔进垃圾桶,过往驻足的村民看到了,和颜悦色地跟游客讲易腐食品和不易腐的塑料盛器应该分开来放,并亲自示范给大家看,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环保课。路过其他农户的家门口时,我也有意地去关注他们门前的垃圾桶。两个桶里各种垃圾各得其所、整洁有致,远胜于许多大城市社区居民的垃圾分类。礼张人不仅扫好门前雪、处理好自家垃圾,而且非常注重村庄公共道路、场所的整洁,每位村民都是不拿薪的清洁工,礼张村貌的干净整洁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村里的老建筑,礼张人并没有把它们仅仅当作供游客参观的古董、摆设,他们还把现实生活的元素加入其中,尤其是节约资源、环境保护、文明礼仪等方面的宣传占据了古建筑的显著位置,通过礼张人擅长的书画艺术给老屋注入了时代和生活的气息,使老屋焕发出勃勃生机。

行走在礼张,我深深感到这里对传统的继承和发扬,使礼张古老而不破败、古老而又历久弥新。这就仿佛村里那位83岁老者跟我们讲的他家房壁上的老藤,下面的根砍了都十几年了,可藤蔓仍然活着,依旧生机无限。

古意盎然的礼张可爱,新风徐徐的礼张可敬,可爱可敬的礼张村必定有一个更加美好、欣欣向荣的未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