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钱江文澜 >> 散文 >> 正文
“秋”风和畅
2018年4月10日 15:15:54 作者:刘晓东 编辑:系统管理员  字体:

谈起春天的和煦暖风,很多人自然而然会想起一个成语“惠风和畅”。是的,“惠风和畅”自从在王羲之《兰亭集序》“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中出现,千百年简直成了歌颂春风、春天的不可或缺的成语。4月7日,时在清明之后,恰又是王羲之所说的“暮春之初”,我们一家人虽不是“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却来到了会稽山阴之绍兴城,步着春天欢快的脚步来到了秋瑾故居。

秋瑾故居位于绍兴市越城区塔山南麓,坐北朝南,紧依塔山而筑。故居堂号名称和畅堂,目前悬挂的是李鸿梁先生的大字榜书,结字古朴宽纾、下笔遒劲有力,和秋瑾江海气势般的人生达到了密切吻合。堂起“和畅”,说明秋氏家人对这幢住宅曾经寄予了起居平安、生活和美的良好愿望。听听“和畅”二字,每天目睹“和畅堂”三言,潜移默化中给人以春风拂面的暖暖惬意。秋瑾的少女时代在“和畅”中浸润,和睦融洽的父子婆媳姑嫂关系,见证了秋瑾少女时代“和畅”快乐的美好时光。

故居共五进,第一进是门厅和西次间临时客房,第二进为三间平房加一楼一底房屋,是秋瑾居住、生活的房间,第三、四进为秋瑾母、兄等人的住处,第五进为秋家厨房。百年匆匆已过,但当你放慢脚步,走在这座老宅里时,仿佛古人不曾远去。门板上龟裂的木纹留有男女老少的手泽,闺中留有女儿的心语,家塾里留有孩童的“人之初”中国式童年特有的寂寞,灶爨之间留有一家人聚餐时的笑声洋溢。走在老宅里,你又仿佛是一台探赜索幽好奇的摄像头,总想在影像里刻画出当年作为女孩、女儿、妹妹的生活起居之秋瑾。那是邻居秋家的一个羞涩姑娘,“和畅”,是她和春风同样拥有的性品。

推开老宅的一扇旁门,跨过不高的门槛,我们慢慢地往宅子的纵深走去。静,静,这里早已没有秋家人的身影,但你总情不自禁地想到了秋瑾,他的父母、兄嫂、子侄。此时有风吹过,虽说满带着春的味道,可你总愿意相信这又是“秋”的气息不曾远去。

这不,一步一步居然走到了老宅的后花园了。闻鸡起舞、舞刀弄剑的承载标签之外,后花园何尝不也是莺歌燕语、家长里短的家居之乐所在呢?你看那节节青竹,高歌有节之时谁能否认竹笋作为老百姓盘中餐的鲜美呢?走在后花园里,我感到了春风的和畅与生活的善意。如果我们的生活时时处处有这样的春风满园,即使刚烈如秋瑾,恐怕也会如常人女子般毫不迟疑地去拥抱生活、春风的和美吧?否则,她要去争取什么、抗争什么呢?她不可能仅仅为了争取而争取、为了抗争而抗争,总是为了要让自己、世人过得好一些、生活得和美一些吧?对“寂寞清樽冷怀抱”这种折磨人的情境的厌弃,不正是对热烈和美生活的挽留和向往吗?对此,我深信不疑。

“秋风秋雨愁煞人”、“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这是女侠对自己贴的标签,“千古巾帼英雄”那是他人的身后推许。一直以来,提起秋瑾仿佛就是在这种女侠自道、他人称道中打转,其实秋瑾的心里也有普通女子的烦恼忧愁, “一出江城百感生,论交谁可并汪伦?多情不若堤边柳,犹是依依远送人”、“寒风料峭侵窗户,垂帘懒向回廊步。月色入高楼,相思两处愁”,离情别思时秋瑾也是个平凡女子。

在春风微拂、秋家后花园摇曳的竹子间,我杜撰了“秋风和畅”,秋瑾应该拥有这样的和美生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