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钱江文澜 >> 散文 >> 正文
苦竹塘村的甜蜜胜地
——吴晗故居
2018年4月23日 16:6:37 作者:刘晓东 编辑:系统管理员  字体:

2018年春节前的一个周末下午,冬日暖阳,仿佛春天的气息提前来到了浙中大地,到处洋溢着早春即将来临时的盎然生意。我们一家人刚刚到义乌市城西街道分水塘村瞻仰了陈望道故居,而后沿着平缓的山路往同是义乌市的吴店乡苦竹塘村吴晗故居驶去。

陈望道故居是一幢建于清宣统年间的庭院建筑,一进五开间,左右厢房各二间,有天井、照墙。我想,同为义乌一地的吴晗故居建筑风格应该八九不离十也是这样的。分水塘村到苦竹塘村大约三十里路左右,倘若在农耕时代,出行全靠脚力,三十里路也有大半天好走。我在车上不禁发想,青年时代的吴晗如果哪一天要去拜望同乡前辈陈望道,他该是走哪条路,心情又是如何?这样奇怪的想法随着车子在苦竹塘村口停下而烟消云散,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了,走,还是去瞧瞧吴晗故居吧。

我们来苦竹塘村已接近傍晚时分,晚霞陆陆续续在村西的天空吹响了集结号,红彤彤的,冬日之日之所以可爱,功劳恐怕全在这一片暖人身心的红霞身上。苦竹塘对吴晗这位本村之子是饱含骄傲之情的,在村口的大水塘便就竖起了一座高大的圆柱形建筑,白底黑子写着“吴晗故里苦竹塘村欢迎您”。来到苦竹塘村,你第一时间体验到了村里对这位盟员前辈的敬意和对来客的善意,宾至如归的亲切感拉近了你和这个村子的距离,何况吴晗的故居就在村里的不远处呢!

走过几条曲折的小巷,我们来到了被现代农村新式建筑包围的老式民居,一猜就知道这很可能便是吴晗故居了。是的,苦竹塘328号,有乌兰夫题的青石匾额“吴晗同志故居”。吴晗故居系民国时期建造的院落式民居建筑,一进五开间,左右厢房各一间,房前是天井花园,跟陈望道故居建筑格局基本相似。但吴晗故居却又别具一格,特别是当你站在房前看房子的整体时,其平面布局呈“凹”字形,尤其是正门外墙风格可谓绝无仅有。未进其门,故居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曲折有度的“凹”形具有很高的美感。我想,这“凹”行何尝不是主人吴晗起伏不平、波澜壮阔的人生写照呢?它又何尝不像吴晗一样,只要你稍稍注意上他的生平学问,你就会承认他的不同凡响呢?

推开故居虚掩的拱形大门,吱呀声里传来了院子里、楼板上村童呼朋唤友的嘻戏声。显然,这个时点是很少有游客来参观了,故居正好成了村里小朋友们绝好的游戏之地。百年前的吴晗那时此刻也许也正好和邻居的小朋友在灶间院里穿梭吧?眼前的一幕活现了当年的场景,我如获至宝!

故居的正堂悬挂着吴晗的晚年油画,一个温文尔雅的学者,面露和蔼的微笑。这是一张与人为善的笑脸,虽曾挫折含冤,但如今终于在这老宅里静静地有尊严地笑着。“渡尽劫波”故居在,在这父母之家、童年梦想起航的老屋,吴晗对于纷扰的世事想必早已“一笑”放下了。油画的上面挂有首都博物馆送的“深切怀念首都博物馆创立者吴晗先生”额匾,画像两边有廖沫沙题写的文天祥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很好代表了组织、个人对吴晗的评价。

故居的房间除了吴晗父母、吴晗卧室保留原状外,其他房间已用来“时代之子——吴晗生平事迹展”的展厅。展厅总共分“1909-1931”、“清华太史公(1931-1941)”、“为民主而战(1941-1946)”、“奔赴西柏坡(1946-1949)”、“主席点将(1949-1959)”、“海瑞罢官(1959-1969)”、“永远的缅怀(1969—  )”七个部分,布展紧紧围绕吴晗一生“风骨”主题,言简意赅、图文并茂,把传主的生平、品格很好地展现在世人面前。无论是驻足凝思还是走马观花,你在七个板块的礼赞中得到了或多或少的精神洗礼,此人已去,殷鉴永年!

来到故居,想念其人。吴晗,原名吴春晗。《集韵·覃韵》“晗,欲明也”,“春晗”顾名思义就是春日的清晨之意。是啊,想起昆明时代的严冬烈寒,吴晗和闻一多等民盟民主人士拍案而起,抛头颅、洒热血,呼唤春天、白日的来临以驱冬寒,那为民请命的铮铮傲骨书写了民盟人大写的人生。吴晗生于清宣统己酉年,笔名“酉生”,这只不安分的公鸡在遇到不平和压迫时总是“鸡鸣不已”,那是《诗经》时代走来的空谷足音,为中华民族延续了“不平则鸣”抗争火种。

缅怀吴晗,瞻仰故居,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继承他骨子里对正义坚持的松竹操守,而这种操守才是吴晗真正不朽的所在、价值所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