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钱江文澜 >> 散文 >> 正文
紫藤花糕
2018年4月3日 10:16:41 作者:郦凤娟 编辑:系统管理员  字体:

我们小时候的成长过程中,花花草草被认为是资产阶级情调,所以春天除了大片金黄的油菜花和紫白色的草籽花,学名(紫云英),以及田间地头星星点点的杂草花,像眼睛似的罗汉豆花,蝴蝶般的豌豆花,粉紫白色的萝卜花以外,很少有看到其他种类的花的。甚至于桃花也只在古诗中接触到,诸如“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这也已经是初高中时候了。对于梨花和杏花,也是在古诗词中有读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等等。但也只是读到其句,想象诗中情景,意会句中意境,似乎至今都没有真正看到过杏花到底长什么样,或者看到过杏花,却不知道那就是杏花。

第一次读到紫藤花,是在宗璞的《紫藤萝瀑布》一文中:“从未见过开得这样盛的藤萝,只见一片辉煌的淡紫色,像一条瀑布,从空中垂下,不见其发端,也不见其终极。只是深深浅浅的紫,仿佛在流动,在欢笑,在不停地生长。紫色的大条幅上,泛着点点银光,就像迸溅的水花。仔细看时,才知道那是每一朵紫花中的最浅淡的部分,在和阳光互相挑逗。”太美了,那种生机勃勃,那种美好,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每一穗花都是上面的盛开、下面的待放 ”“香气似乎也是浅紫色的,梦幻一般轻轻地笼罩着我”“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我迷醉了,从此成了紫藤花的迷妹。

第一次看到真正的紫藤花,是在老校舍两幢教学楼之间的楼间花园的花架下。记不清从哪一年起,从来没有去留意的花架间,有一年春天,突然长出一嘟噜一嘟噜粉紫色的美丽芬芳的花来,绽开的像蝴蝶展开的翅膀,合拢的也像蝴蝶合拢的翅膀,梦幻的紫色,浅浅深深的,又突然间明白了,哦,原来这就是我神往已久的紫藤花呀。就在这紫藤花架下,我读余秋雨的《山居笔记》,有斑驳的阳光,有清脆的鸟鸣,有习习的清风,此时的紫藤花已经结下豆荚,偶尔抬头望一眼,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受从心而出。

第一次听说紫藤花可以做糕吃,是同事阿孟告诉我的,她说她看到外地人在摘滨河路花架下的紫藤花,去做糕吃。听到时,不由得惊讶的问:啊,紫藤花也可以做糕吃?孤陋寡闻的我只知道有玫瑰花饼和桃花糕的。于是回家百度到:在河南、山东、河北一带,人们常采紫藤花蒸食,清香味美。北京的"紫萝饼"和一些地方的"紫藤糕"、"紫藤粥"及"炸紫藤鱼"、"凉拌葛花"、"炒葛花菜"等,都是加入了紫藤花做成的。从此,每到春天,看到紫藤花开放,就心心念念的想要摘来做糕吃。

这次在新昌,晚饭后在住处附近的路上散步,见到悬挂在院墙外一穗一穗的紫藤花,有种遇到老友般的惊喜,突然很想念老校舍的那个花架,突然又想到了要做紫藤花糕吃。归途中,汽车奔驰在高速上,窗外山坡,一路都有紫藤花纷繁如云锦掠过。又动了做紫藤花糕的心思。

周日,四月一日,天气晴朗,去山间亲近自然最好不过。春天最美的就是去山里,踏青赏花,看植物蓬勃生长,听鸟鸣婉转啁啾,闻溪泉潺潺流动…于是,两人驱车到五峰岭,漫山遍野的泡桐花、紫藤花、紫杜鹃花、白继木花、映山红…让我不时的“哇、哇、哇”惊呼,像个孩子似的,惊喜得不要不要的。我还第一次看到了松花,不禁惊艳。赏了美景,放飞了心情,健了身,呼吸了新鲜空气,晒了太阳补了钙,回家时还满载而归,带回了大自然美好的馈赠:几篮子的紫藤花和一小袋的松花。

晚饭后,就开始做紫藤花糕。先把一嘟噜一嘟噜的花从青青的细细的枝条上撸下来,撸到脸盆里。再在自来水里洗干净,捞出沥干。再放到脸盆里揉,揉啊揉,揉到一只只蝴蝶变成紫色的汁水和碎叶,倒进白糖,再倒进一定比例的粳米粉和糯米粉,再揉成团。扯一小块,揉成圆子,拿出印糕板,放到模子里,一块块美丽可人的紫藤花糕成型了。拿到蒸架上蒸熟,心心念念的美食便成了。咬一口,甜甜糯糯的,带着花的清香,唇齿留香,沁人心脾的一道美食糕点,便被我第一次就做成功了。

成就感油然而生,感谢大自然美好的馈赠,感谢生活的美好,感谢聪慧勤劳的自己。明天拿到办公室与美眉们分享,分享美食,分享美好生活。

生命的长河生生不息,生活中的美好遇见、创造和分享也就不断出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