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钱江文澜 >> 散文 >> 正文
祯旺:一个乡村的碎影流年
2018年8月13日 10:59:37 作者:范军 编辑:系统管理员  字体:

人情风物

华夏大地的每一处褶皱,都堆叠着厚厚的文化层,像是掌纹,讲述着我们民族生存的故事。而每条河流、每座高山、每座城市,其实都在漫长的时空中呈现了人文之美。

江南。青田。祯旺。祯旺乡里的人。因为与这块土地纠缠融合,便有了生生不息的故事。

青田是个很奇特的江南小县城。城不大,且被群山环绕,信息流、交通流都被相对阻滞,但却出了刘伯温、汤思退、陈诚等影响历史格局的人物。这叫静水流深。

时移世易的消息里,其实也有祯旺散淡演绎的影子。乡里吴氏宗祠里,堂屋额匾上“叙伦”两个字规定了吴姓人家的道德规范与行为准则。在数百年的时光里,祠堂、民居、牌坊,追远报本的祖先灵位,聚族而居的族群生存,构筑了一个江南乡村的宗法治理模式。

当然世上事总是消消长长。此消彼长中,寻常百姓的寡淡日子就可以过得有滋有味,令人长久回味。祯旺乡里除了吴姓人家外,也演绎过陈、潘两姓人家的盛衰浮沉故事。高墙、深院、楼阁,柱头之上积满灰尘、黯淡褪色的牛腿、雀替、龙凤、麒麟、鱼、狮、猴、蝠等木雕,是现在残存的潘氏民宅群留给我们曾经兴旺发达的时光物证。这个有着5000多平方米的民宅群,代表着潘氏人家曾经呕心沥血的努力,彰显了一个后来居上的成功者的故事。《青田地名志》记载说,此地原来不叫“祯旺”,而叫“陈旺”。明初时,一批陈姓人家徙居于此,抱团而居,此地故名“陈旺”。万历二十六年(1598),一个改变族群命运的年份不期而至。几户潘姓人家从松阳辗转迁居此地,潘姓宗祠开始在陈旺确立,而一个宗祠的存续总是与姓氏的迁徙紧密相连,潘姓人家的族群斗志被激发出来了。故事就像三国演义一般,陈衰潘盛成为一个乡村历史的大趋势。这是乡村风物志,也是乡村人情史。

潘氏民宅群开始兴起,潘姓族谱中,一个口口相传的故事是潘占五、潘德五、潘极五等四房兄弟构筑了潘氏民宅群的最初框架,而光绪年间入贡的潘德五则让潘氏民宅群有了一些文化和世俗权力承载者的味道。因为他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贡生,深受村民们的敬重。陈旺地名也因此改名为祯旺。其中“祯”代表着吉祥之意。祯旺就是吉祥兴旺的意思。潘姓人家在此后的岁月里经营药材、丝绸布匹,终成乡村望族,很有些当年胡雪岩功成名就的故事。只是到最后,因了时移世易,潘民后代大多转商为农,衰落不可避免,现今老宅居住只剩下5户人家——一个有关族群的故事最终尘封成文物保护单位,令世人感慨万千。

青田有二十多万华侨,祯旺也多出国谋生者。出国,意味着离开一方水土、一种生活方式及生活信仰。但是,很奇怪的是,当宗族生存被解构之后,祯旺乡民的信仰却依旧如影随形。每逢清明,总有海外游子归来祭祖。在去墓地拜祭过祖先之后,有些人还要在家族的祠堂里再祭拜一次。老屋破败虽然破败,但仪式感不可或缺。祠堂,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影响力虽然远不及当年,却因为它曾经是这个村落的神经中枢,还是在本能地发挥着一丝绵长的凝聚人心与孝道归属的功效。三跪九拜中,乡民们对祖先、对传统、对宗族的敬重蕴籍其间,同时祠堂也成了家族血缘纽带最亲切的寄托物。

造化天工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灵气,一座山有一座山的灵气。或者更准确地说,一座峡谷有一座峡谷的灵气。

祯旺所在的峡谷叫仙峡谷。峡谷气象万千,将山水文章做到极致,山民们无以名之,感叹此谷不应人间有,宛如天上人间,便取名仙峡谷。这是祯旺山民的野趣,也是他们的古拙。就像乡村里的一个地名——猫输田。外人乍一听,那是三天三夜明白不了的。其实个中自有掌故。这个掌故是山民们的共同秘密,茶余饭后的集体谈资。山之野趣与人之清欢,都交相辉映在小小的地名里了。

仙峡谷也是如此。峡谷中天然池潭在百个以上。水是绿得让人忍不住想哭,清得忍不住想喝。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柳宗元的当年游记,仿佛就为这座峡谷量身定做。峡谷中,天是蓝得让人忍不住要融化,岩石也是极尽奇崛之美。造化天工,直可谓鬼斧神工的。

有人说,人的一生,就是一场修行。其实对于仙峡谷而言,这修行的气场可大了去了。的确,山谷也有修行的。和人的百年修行不同,山谷的修行是属于亿万年级别。所谓沧海桑田,种种自然之美最终都是靠时间熬出来的。山谷之悟性,山谷之砥砺,种种断臂求生,种种凤凰涅槃,都是要靠时间熬到最后,才能惊艳人世间的。遭遇仙峡谷,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五个字——造化钟灵秀。

仙峡谷的美,是立体沧桑之美。她美在树、美在云、美在湖、美在瀑布、美在岩石,在她身上,任何单一的美拿出来,都能让人啧啧称赞,但也仅此而已。因为那些树、云、湖、瀑布、岩石,在别的地方也能见到。仙峡谷的独特之处是,这所有种种的美,她都在自己的身上体现出来了。这是亿万年的修行之后,才能做到的有容乃大啊。看仙峡谷的茂林修竹、群峰峥嵘、怪石林立、沟谷幽静、潺潺流水、飞泉瀑布、云海变幻,其实就是看一个山谷修行圆满的过程。

当然对山谷而言,修行的基本功还是她身上的树。仙峡谷四周悬崖峭壁,景色优美,森林覆盖率95%以上。其间的瀑布美则美矣,但如果没有竹林环绕,形成移步换景之奇效的话,到底还是呆板了些。仙峡谷上,竹海、林海、针阔混交林、古松等随处可见,或为点缀,或自成风景,并且在仙峡谷奇独的云海、日落、长虹、冰挂等天象景观上扮演重要角色,这是仙峡谷的树之伟大。她们让这座山谷变得空气清新,富含负氧离子,让山与人之间的接触越来越零距离。在这个意义上说,仙峡谷的树是有温度的。她柔软、感性,有时又刚强、理性,充满了哲学的思考。仙峡谷的树是跌入人间的精灵,懂人情世故,懂人文关怀。可以说没有树,就没有仙峡谷,没有仙峡谷的亿万年修行。其实仔细一想,道理很简单,山为树之本,树为山之表。一座光秃秃的山,没有一棵树的话,只能叫石头山吧。既为石头,也就不可能演绎云海、日落、长虹、雪景等人间美景——树是人类情感的永恒寄托,因为她有春华秋实,有生生死死,有千百年之后不断循环往复的轮回变迁,这才是仙峡谷树木独特生命力之所在!

那天去仙峡谷探险,突降暴雨,站在峡谷道旁的松树下避雨,才感觉踏实一些。仿佛在电闪雷鸣的动荡不安间我回到了人间,树们懂我的心,我也懂他们的厚重无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