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钱江文澜 >> 散文 >> 正文
难忘新疆知青
2018年8月27日 15:11:52 作者:潘伟春 编辑:系统管理员  字体:

新疆,在我的心里,她是祖国的边疆,有“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奇特现象,还有大大眼睛、能歌善舞的姑娘,那是一片令人向往的神奇土地。

2018年6月中旬,我终于如愿以偿到了向往已久的新疆。这是一次观光之行,让我欣赏了边疆独特优美风光之美;这是一次考察之行,让我耳闻目睹了改革开放以来新疆平安富强之美;这是一次体验之行,让我深刻体会了新疆知青奉献边疆的人格之美。

踏进新疆的土地,让我感叹与骄傲的是,今日新疆的富强,也有我的两个上海知青姐姐的奉献。

小时候听爸爸说,我在上海工作的大伯,有两个女儿是新疆支边的知青,因为往来不多,我也没有见过他们。7年前的一天,上海的大妈去世,我们赶去送丧。那一天,我第一次见到在新疆支边多年的上海大姐夫妇,很意外,在上海长大的他们没有一点上海人的派头,他们穿的衣服比我们农村人的衣服还要朴素,我觉得很奇怪,大姐告诉我:“在新疆支边时,生活很艰苦,饭吃不饱,我写信给叔叔,请叔叔寄粮票,久而久之,就养成了朴素、节俭的习惯。”

听到大姐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说出这些话,我那时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因为对我来说,“知青”还是个比较美好的名词。读小学时,我的一位女同学她妈妈高老师就是杭州的知青,带着他们兄妹两个人住在我们学校。高老师白白净净,很有城市人的派头。不但穿着整洁,而且很有大学老师的风范,我们都很佩服尊重她,她与我们学生关系也很好。我小时候,村里也有宁海城区来的知青,他们参与大队的劳动,也生活得很好。

在新疆,我们的旅游车路过了一望无际的知青们生活过的地方,导游一路给我们讲知青与边疆官兵们的开垦历史。她讲的动情,我听的也动情。导游最后说知青们“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我再回忆起上海大姐说的 “饭吃不饱”,我就泪流不止……本来,对我来讲,“知青”只是一个时代的名词。1963年7月—1966年7月,上海三年内共动员10万余名知青来到新疆,其中安置在兵团的9.7万人。他们为祖国屯垦戍边,推动了兵团经济建设事业的发展,带动了祖国边陲的文化、教育、卫生、体育、科学技术等各项社会事业的进步,甚至于服装款式、发型、家私样品等现代生活方式也都从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引进到新疆的戈壁大漠,进一步缩小了边疆与内地、城市与农场的差距。

当我小时候知道有两个上海姐姐是新疆的知青,我对她们是崇拜与羡慕的,因为我佩服知青们为祖国边疆做贡献的情怀与担当。我的上海小哥哥说起姐姐去新疆时的激情,是这样说的:“姐姐扔东西,吵着闹着一定要去新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年轻人的梦想。六十年代的上海知青,他们响应国家号召,满怀报效祖国、建设边疆的雄心壮志,热血沸腾地到祖国最需要的边疆去,其感人场面是何其壮观。他们忍受着人生地不熟的孤独,克服着环境与地域差异带来的不便,把建设边疆的国家利益看得至高无上,其人生境界是何其高尚。

接待我们的库车中年男导游,祖籍是山东(父母是知青)他对新疆如数家珍,问起他想不想回老家去,他只是淡淡地回答:“回不去了……”他的一句简单的“回不去”,包含了像他一样出生在新疆、成长在新疆、成家在新疆、奉献在新疆、爱在新疆的一切情感,他们与新疆有着无法割舍的联结。离不开新疆是因为他们对自己奋斗过的新疆有深厚的感情,他们对自己当初奉献边疆的激情无怨无悔,他们的青春历史就是红色边疆发展历史的缩影,他们的热血与新疆的繁荣稳定早已融合在一起了。在战争年代,为祖国奋勇杀敌的是英雄;在和平时代,为祖国繁荣富强而忘我工作的人,也是英雄!

50年沧桑巨变,50年风雨兼程,50年辉煌成就。感谢知青这一代人,他们扎根祖国边疆,奉献青春,挥洒汗水,让新疆变得更富更美。

0